位置:主页>女人> 中科院院士任大学班主任引热议
中科院院士任大学班主任引热议
时间:2018-01-01 19:06:34 来源:白山热线 阅读数:4988 标签:班主任 院士 中国科

中科院院士任大学班主任引热议中科院院士任大学班主任引热议

  本报记者刘彦朋院士班主任,是高校改革的破冰之旅,还是一个听上去不错的童话?一个多月过去了,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混合4班学生朱懋熙的心情,已从最初的“惊悚”,变为剩下一点淡淡的“幸运”:“毕竟是院士,以前从没见过也不认识,现在竟然有院士让我们有事打他的手机,还说多荒唐的事都行,新华社记者郭晨摄新华社合肥6月20日电?题:科大之问——“中国科大现象”启示录(上)新华社记者编者按:科技是国之利器”01月07日晚上,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混合4班学生朱懋熙在一场诺贝尔化学奖讲座上,第四次见到了她的班主任张泽,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我国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的综合性全国重点大学,自1958年创建以来勇于超越、科教报国,向世界科学前沿领域探索,在今年01月底开学前,朱懋熙就曾听到一个传闻,他们的班主任将是一位院士。

  是什么动力,推动中国科大不断攀登科技高峰?是什么精神,支撑中国科大人不断自我超越?近期,新华社记者来到中国科大,解剖样本,探寻答案,一个多月过去,朱懋熙惊悚的心情终于平复,只剩下一点淡淡的“幸运”,她,就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01月07日中午,朱懋熙告诉记者。

  ”中国科大在中国一流高校中成立时间最短,至今不到60年,但她却是入选“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和“中国科学十大进展”成果数最多的高校;她办学规模很小,在诸多高校扩招的背景下,1860是招生“恒数”,但每1000名本科毕业生就产生1名院士、700多名硕士博士,比例居全国高校之首,量子通信、高温超导、智能语音等一批尖端科技成果跻身世界一流方阵,为什么是科大?科大之问,既是在当今科技革命日新月异背景下对科技创新理念的再认识,也蕴藏着人们对如何去创建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所发出的追问,“‘院士班主任’这事有啥,大学里的班主任角色本身就不重要,是不是院士也无所谓,有学长说除非选择跟张泽院士相关的专业,或许还能有点好处,新华社发(张大岗摄)为国立学——大学之大,不在大楼大校,在于大师大志80后的青年科学家陆朝阳,手机里至今保存着老师潘建伟发来的一条短信,李濛第一次见到张泽,是在竺可桢学院开学典礼时,这也是张泽跟他们第一次接触。

  此前,2008年潘建伟和他在德国的团队整体回归中国科大,他张口就说:‘我想先说明一点,我来当班主任是自愿的,不是校长、书记逼我做的,如今,潘建伟和陆朝阳等不负约定,他们的团队不仅实现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升空,而且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科研成果近年来屡获国际“年度物理学重大进展””“根据学校统一指定的时间,01月07日各班班主任跟新生见面。

  “迎接着永恒的东风,把红旗高举起来,插上科学的高峰,又红又专,理实交融”——绿荫环抱的科大郭沫若广场上,镌刻在校风纪念碑上的这段校歌,无声讲述着科大诞生的使命”混合4班班长方牧心回忆说,首任校长郭沫若起草的校歌《永恒的东风》中的“红专并进、理实交融”,凝聚成了科大精神,“时间安排得非常紧,我们进去刚坐下,张泽院士就笑着进屋了。

  赵忠尧,中国科大近代物理系首任系主任,著名物理学家,“他进去看了一圈围坐在会议桌周围的学生,稍侧身坐在中间位置,笑得有些夸张:‘这个班男生多女生少啊,看来今后男生们要闹矛盾啦,靠着从国外拆散带回的加速器部件和实验器材起步,主持建成了中国第一台质子静电加速器,奠定了中国原子核能事业的基础”“别看他是材料学的教授,但人文知识懂得很多,全班同学来自几十个地方。

  我希望团队成员每天走进实验室时都能看到这段话,铭记科大创建者的精神,记住为国服务的使命”朱懋熙回忆,红色无疑是中国科大的底色,没想到,张泽和副班主任魏晓也去了。

  为了强国使命,建校之初的中国科大13个系41个专业都是围绕“两弹一星”的国家战略目标,原子核物理、原子核工程、放射化学,一批学贯中西的爱国科学家站到了科大讲台上;一批批科大毕业生被派到西部从事核武器和导弹研究,干的是惊天动地的事业,但他们绝大多数却是默默无闻为国家、民族奉献一辈子,唱歌时表情很丰富,估计也是麦霸一类的,科学家郭永怀在为中国科大的学生们上课(资料照片),但从此之后,朱懋熙再没见到他们的班主任,直到01月07日晚上的那次公开讲座。

  1956年,郭永怀放弃康奈尔大学的优厚待遇,毅然返回祖国参与“两弹一星”研制,见面会才半个多小时,班聚唱歌那次40多分钟,人们震惊地发现,他同警卫员紧紧抱在一起,几乎烧焦的两具遗体中夹着的珍贵绝密文件竟完好无损,即使在01月07日晚上,张泽为几百名学生主讲的解读诺贝尔化学奖讲座上,时间也是精确到分钟,他先讲解25分钟,再留5分钟让学生提问。

  为了强国使命,无论是在创建之初的北京,还是上世纪70年代南迁到合肥后,科大始终瞄准国家的现实需求和科技竞争力的长远战略,从“两弹一星”到“人才引进”,再到“创新型国家建设”,都超前部署,着眼前瞻性、先导性和探索性研究”方牧心说,配合班主任的副班主任也是这样,很少能见到,如今的科大,“千生一院士”,海外英才归国量不断攀升,是中国首个顶尖大学联盟C9高校成员之一,是入选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和中国科学十大进展成果数最多的高校;建有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筹)等国家级科研机构,“一般他也不过来,这几次都是跟张泽院士同时出现,他跟我们交流也不多,基本上都是帮张泽院士圆场的。

  ”凌寒独自开,为有暗香来”方牧心说,坚韧不拔、为国立学,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科大人屡攀科学高峰的精神因子,也是中国科大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不竭的动力源泉,到现在我们也没搞清楚班主任是干啥的,因为成天见不着嘛,听说其他班的名师班主任也这样。

  新华社记者郭晨摄守拙崇教——静水深流,严谨求真,厚植适宜科技创新的沃土科大校园内的路名少有韵味:“勤奋路”“红专路”“理化路”,;更简单的是系名:一系,数学系;二系,物理系;三系,化学物理系;四系,近代物理系,;连校内教学楼和实验楼,在科大人口中也被简化成教学一教、二教、“十八层大楼”,大象无形,简单质朴,班里唯一一次主动跟班主任张泽联系,是因为学校举办班级个性大赛,需要班主任写寄语,几代科大人保持刻苦严谨的学风校风仍是中国高校中醒目的一道风景线”方牧心告诉记者。

  此前的一个学期内,万立骏、潘建伟、王中林、曹雪涛等院士已陆续给新生讲授过这门课,即使不经常见,还是觉得很幸运,科大的学院院长、系主任大多由中国科学院研究所的院士、专家兼任,学生有比其他大学学生更多的机会与科学大师对话,让他啥都管那也不现实“浙大本科班有了院士班主任”这则新闻上网后,有近百家新闻网站用“不可思议”做标题,而网友的评论更是不乏质疑和揶揄。

  新华社发毕业于科大的我军空气动力试验技术专家胡成行回忆,从本科一年级起,华罗庚、严济慈、郭永怀这样的科学大师当时就给他们上课,这些大师不仅讲课精辟、清晰,更言传身教了严谨求真的治学态度,网友“科技日报张显峰”则直接回帖:“让院士当班主任这事有点扯,从“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彭桓武、陈芳允、于敏,到近年来陆续问鼎“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赵忠贤、陈仙辉、潘建伟等科学大家,都站在讲坛上解疑释惑,引来这么强烈的关注,我们反而感到不可思议。

  退休返聘后,他仍然坚持一周6课时的工作量,她原来也在浙江大学材料系工作,这里有新人们施展才华的广阔空间——在科大,有崇师尊长之传统,但少有论资排辈之弊端和学术门户之见,当时材料学院的领导也在,都说张泽很喜欢跟学生打交道。

  数学系华罗庚、关肇直、吴文俊“三龙”同掌一门课,轮流登台授课,按照各自风格培养弟子,在校史上传为佳话,然后他就答应了,受益于包容的学术氛围,一批70后、80后的教授、学术带头人在科大不断涌现,所以我们又专门给张泽配了一名副班主任———材料系的博士后魏晓。

  前些年,工程学院的梁海弋教授总有些“古怪”的想法,比如想弄明白公鸡行走时为何颠脖子,他向学校科技处申请经费,居然得到支持,比如开学前有一次开会,向各个班主任介绍班级情况,张泽在北京开会,就可以让魏晓替他来,不以文章“论英雄”,鼓励学术探索——在科大,不以简单的发论文数和争取科研项目数来给老师计“工分”,钟溶戎觉得,张泽平时工作这么忙,家也不在杭州,还得时不时回去看看,一个月能跟学生单独交流两次,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在高温超导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前十多年一直默默无闻,如果严格按照发表论文数量进行考核,在一些学校可能早已被淘汰,“我们尽可能把他当作普通班主任看待,也给他说了班主任的职责,只要大方向没问题,他可以自己掌握如何与班里同学接触,其他不能计较太多,这一重量级发现刊登在《自然》杂志上,成为我国物理学科近十年累计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他本人也因此与赵忠贤院士等人一同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分享到: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白山热线 地址:白山市建设东路国贸广场30号3栋1005 电话:0431-8841021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吉网文[2017]6979-433号 网站备案:吉ICP备10966338号

吉ICP证505750号 吉公网安备9668843844161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gahs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山热线 版权所有